红河味道 | 烟火人间,风味长存

我时常在想,如果要找一个地方终老,有山水田园、有诗歌小调、有清茶烈酒、有烟火袅袅......世间当真有这样的乌托邦吗?它也许是洞天府、也许是桃花坞,也许是每个人心中最后的净土。但于我,它一定是红河,红河的红河县。

红河县,一个在上世纪初便以繁华闻名于世的江外古城,坐落在哀牢山中红河南岸的山梁上,马帮古道穿境而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启一日的喧嚣。早在清末,红河先人们便以开拓进取、敢为人先的胆识和气魄打通了连接东南亚邻国的跨国商道,开创了滇南边境贸易的新纪元,勤劳善良的侨乡儿女在这方土地上载歌载舞、繁衍生息。都说州府蒙自、锡都个旧、古城建水、古洞泸西、豆腐石屏、梯田元阳、口岸河口......那么红河县呢?侨乡红河?歌舞红河?在我心中愿称它“风味红河”。

迤萨的马帮为这座小城带来了山川异域的味蕾碰撞,就像小城里中西合璧的建筑一样,讲述着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往事。对外频繁的交流互通带来了不同食材与烹饪方法的组合,智慧的红河人对它们进行了改造,这看似不可思议的料理方式却裂变出令人拍案叫绝的人间风味。

红河马帮古城景区

当地的哈尼人善于在秘境中寻找自然的馈赠,创造独特的滋味,当红米与酒酿奇迹相逢、当豆腐与发酵偶然邂逅、当牛肉与风干巧妙相遇、当清煮鸡与哈尼蘸水相见恨晚......

简洁明了、质朴天然,是红河味道的主题。春天,强韧的生命力冲破一切障碍,层层叠叠的梯田像万级银梯,依山而建,绵延不绝。在生机盎然的梯田里播撒下红米,挥洒汗水灌溉新一年的希望。归家,拾几簇柴木,截几枝绿竹,衔几束春花,点几缕火烛,把早已准备好的竹筒饭烤上,打开封存已久的土罐,酌一杯烧锅酒,静看炊烟袅袅,屋檐上春燕新泥......

夏天,拿出一饼饼风味十足的哈尼豆豉与螺蛳、泥鳅、稻田鱼来一个激情碰撞,辅以芋菜、葱姜,味道分明又热烈缠绵,给炎热的夏天带来爽口开胃的刺激。烤得焦黄的烧豆腐、酸辣痛快的红米凉卷粉,嘬一口辛香冲鼻的舂干巴......末了,来一盏哈尼蒸茶,让时间的味道冲刷舌尖的辛辣......

秋天,哈尼人把大自然当作调色盘,把植物作为染料,黑黄红紫白组成了五彩花饭,哈尼人用智慧创造出斑斓多彩的生活。

哈尼蘸水鸡是必不可少的佳肴,Q弹爽滑的鸡皮缠绕着一丝丝柴火气,裹满鲜辣酸爽的蘸水,仿佛为鸡肉镀上一层晶莹透亮的糖衣,令人食欲大增。善良好客的哈尼人总是把鸡腿留给远方的贵客,共享丰收的喜悦........


冬天,凌冽的山风割过头皮,耳边呼啸着过往唏嘘。哈尼人开始忙碌着最盛大的节日——“昂玛突”节。

长街宴展现着哈尼人的时间沉淀,承载着哈尼人的岁月记忆,裹挟着哈尼人的乡愁乡恋,召唤着在外的哈尼人踏上归途。人们把一年的收获全端上桌,围炉而坐,共话佳节,欢歌笑语,赓续薪火,油滋滋的腊肉、清香甘甜的美酒、咸鲜可口的竹筒烧肉、香脆黝黑的烤黄鳝.......

人们总用“五味杂陈”、“酸甜苦辣”来形容人生,也许是因为味道是每个人心中固守的乡愁,走得再远再久也不会忘记。春色家宴、人间清欢、绿野鲜宗、岁月怀想......这种在烟火人间中释放的情愫让人沉浸、期待,这山水风物、华席流觞、一草一木都因为与人的亲近而成为牵挂和念想。

小时候也许会觉得故乡是一洼池塘,在小小的角落里羁绊着我们,拼尽力气想要挣脱,想要去更远的地方看看;长大后发现故乡是一座山,不管我们走得多远,它就映在我们身后。这里的一菜一饭、一饮一啄,酸甜苦辣见证了人的聚散离合,不知道是人在改变美食,还是美食在改变着人,这刻在骨子里的味道总会在漫长的岁月里为我们津津乐道,烟火人间,风味长存,原来人类的悲喜也可以变得相通。

春风迎旧客,别后又一年。山远情尚在,相逢俱欢颜。愿我们在红河相遇,风月同天,各自欢喜。

图文:省委宣传部驻期垤村工作队员 赵健杉

(作者:赵健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