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村日记:不负青春不负村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第一次看到作家艾青的这句话,还是在高中,年少的我对这种感情一无所知;第二次看到是在大学毕业前择业,年轻的我对这种感情懵懵懂懂;第三次看到是在驻村临行前,父亲写给我的信中,同时附了一本《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他嘱咐我,如果感到迷茫与孤独,可以从中汲取力量。现在的我,对艾青的这句话产生了深刻的共鸣。

2021年8月,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前,我获得了前往红河县宝华镇期垤村驻村的机会,和全国56万驻村干部一起投入到乡村振兴的事业中。四个月以来,那些曾经的知青从书中走进心里,他们不再是纸页和影视剧中那些遥远陌生的形象,而更像是我身边熟悉的“他”和“她”。我的工作生活和这本书似乎在产生着某种碰撞,这种碰撞,也许叫“情怀”。

以民为本,根植为民情怀

自然界中,我们总是敬畏一切努力向上生长的生命力量,却忽略了另一种静静向下生长的力量,而正是那些向下生长的根茎默默支撑起了所有花木的繁盛。自然界如此,人亦如此。

1969年,一个个激情澎湃的热血青年,响应党和国家号召下到农村来,与最底层的农民朝夕相处,了解我们复杂的国情,了解农民的生活、愿望、喜怒哀乐和人情世故,了解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根之所系、魂之所在。鲁迅先生曾在《新青年》中写道:“愿中国青年都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这段经历,正发生在这些青年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阶段,他们的担当精神、责任意识、为民情怀、振兴国家的理想之火就在这片土地上点燃。

正如书中所言“一个共产党的工作者,如果不真切了解基层群众的疾苦和贫困地区群众生活的艰难,就无法真正站稳群众立场!”而有时候群众的困难也许只是一件小事。

有一次,我们的驻村第一书记走村入户时遇到了一位步履蹒跚的哈尼老人,老人见他身穿红马褂,便赶忙上前招呼,碍于语言不通,我们无法理解老人所言所求。幸得一位路过的小学生翻译后得知,老人家中线路烧断电灯熄灭,十分焦急!第一书记赶忙放下手头工作,立刻前往查看,饶是言语不通,仍手舞足蹈尽全力安抚老人,请她放心。不多时便顺利解决电路问题,灯重新亮起了来!老人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她紧紧握住第一书记的手连连点头。后面才知道,老人不认识我们这些新来的驻村队员,但是她认识一茬茬驻村队员身穿的红马褂,她所相信和期待的是那抹红色能帮她解决问题和困难!此时的红马褂已不仅仅是一件衣服,而是一种责任、信任和荣誉的象征!

一枝一叶总关情,一点一滴见初心。一件件大事小情,使驻村队员与群众结下了深厚感情,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沟一渠都饱含深情。驻村队员把老百姓的冷暖时刻放在心上,不断解决他们“急难愁盼”的问题,看到他们的笑容,我们感到一切辛苦都值得!

坚守初心,记住来时的路

“待入尘寰,与众悲欢,始信丛中另有天。”初到期垤,一切于我而言都是新鲜的,农村这片大天地既广阔而又陌生。四个月的基层锻炼,我渐渐完成了从学生到公仆、从城市到农村的转变。

一次休假回家的路上偶遇暴雨,路面湿滑、大雾环绕,不时能看到路边有山体落石。心中萌生的第一个想法不是“我还有多远才能安全到家”,而是不自觉地牵挂起驻村的地方是不是也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树木有没有倒塌?山体有没有滑坡?路有没有被阻断?老百姓还安好吗?是不是需要向镇里报送受灾情况或应急预案等。后来电询了留村的队友,得知一切安好时我松了一口气。了解到他们也一如我般担心起各种隐患时,我们打趣地说:“咱仨真是操着老母亲的心啊!”这颗心,正是我们来这里的初心。

曾经的天气是晴是雨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种心情状态,是和朋友聊天的谈资,是发朋友圈的文案背景。而现在天气于我们而言更多的是一种牵挂,夏秋季持续的高温晴天让我们揪心梯田里的庄稼,春冬季连绵的阴雨大雾则让我们担心村里百姓的安危。我也终于懂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初心如磐,使命在肩,这条路上并不孤独,有千千万万的驻村队员与我们同行!

一代青年有一代青年的历史际遇,一代青年有一代青年的历史使命。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我们这一代青年人也遇到了自己的人生际遇,应以前人为榜样,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以对党、对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把自己的青春梦想与国家和民族的“伟大梦想”交织在一起,为乡村振兴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贡献青春力量!

作者介绍

赵健杉

云南楚雄人,研究生学历,任职于云南省委宣传部。现派驻红河县宝华镇期垤村担任驻村工作队员,积极参与乡村振兴工作,努力在基层发光发热。

(图/文:省委宣传部期垤驻村工作队员 赵健杉)

(作者:省委宣传部期垤驻村工作队员 赵健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