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高气爽,到慕名已久的他竜古村看看~

听说他竜村的名字已有八年,在一些报刊杂志上了解他的历史也不少,但真正走进去看一看却一次也没有。

他竜其实离我并不遥远,站在红河县城马帮森林公园的正大门直看过去,就在对面山头上,绿树环抱下依稀可见几户人家,倘若大声呼喊,或许还能隔山对话。

“他竜很小。”这是我在红河县城马帮森林公园里看到他宏观的样子。因为不知具体长什么样,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偶尔去森林公园闲逛的时候,我也会时不时远眺一下,甚至盼望过升起的袅袅炊烟。但现实却是,他依然安静地躺在原地,依然给我无限遐想。八年中,也多次想要走进去看一看,却因为瞻前顾后,始终未能如愿。

或许是念念不忘的回响吧!在马永林老师的带领下,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终于踏上了去他竜的路途。

进村的路还算宽敞,只是拐了几个弯,激动的心情还未平复,便到了他竜的村口。但见村子依山而建,宁静安详。村后茂林修竹,房屋古朴厚重。村口道路以汉白玉石铺设而成,光亮洁净,一尘不染,曲曲折折通往深处。恍惚间,竟有世外桃源之感。

村长热情的招呼了我们,简单的寒暄过后,我便迫不及待了,只想一睹为快。他竜坐南朝北,呈东西走向,有村民119户,在红河县的自然村落中并不小。整体可分为上下两部分,上边为搬迁后的新房,以钢筋混凝土建造。下边则是留存下来的老宅,保留了明清时候汉人的建筑风格。

沿着村口的石板小路往东即进入村子的中心位置,村长告诉我们,脚下的街名叫正义街,街道两旁的房屋皆为乡绅所有。即使这样,房屋的规模、形制等仍然千差万别。其中,钱家大院尤其奢华,仅仅从门口规矩工整且磨得锃亮的汉白玉就可见一斑。院门雕梁画栋,各种动物图案尽管漆墨脱落,但仍旧栩栩如生。钱家另一幢过街楼大院同样规模庞大,坚固的过街楼在百年风吹雨打中仍旧屹立不倒,向世人展示着曾经属于他的辉煌。至此,正义街走到了尽头。

峰回路转,与正义街呈V字型的另一条分岔路出现了,即为悔过街。据说,街上曾经挂着写有“悔过街”几个大字的红底金字大匾。“悔过街”匾额已不在当年的位置,但幸运的是它并没有遗失,而是在很隐蔽的位置被一户村民当成了门板,在钉子的敲打下以倒立姿势固定在残破的泥墙中。要不是村长指引,一般很难注意到。尽管匾额已没有当年的耀眼,但字迹清晰,雕刻得苍劲雄浑,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悲壮之感。

 悔过街的终点即是文庙武庙旧址。如今,文庙依旧残存,而武庙的影子再也没有了,留下了一地断砖残垣。扒开深长的杂草,圆滚精致的柱墩、隽秀大气的石刻东倒西歪散落在泥土中,为曾经的繁华守住了最后一丝丝骄傲。都说百闻不如一见,尽管村长为我全方位描述了过去发生在这里的种种,但我依然想象不出它该有的样子,也或许是不愿意想吧!短暂停留后,内心怆然,便匆匆走开了。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时代波诡云橘,岁月沧桑变幻,多少亭台楼阁、宫殿庙宇化为土灰,为后人留下悔恨和遗憾。我从不在意古今之变,却唯独对老物件心心念念。岁月无语,它们是最好的代言人。一口陈旧的石缸,亦或一道斑驳的楹联,无不掌握了自然的真谛。它们默默地躺在那里,冷眼看着新婚燕尔的甜蜜、兄弟反目的厮杀、状元及第的荣耀、父死母薨的凄凉......一代又一代,它们终究变成了故乡的标签,变成了记忆的谈笑,传承千古。

他竜村为文化旧邦,底蕴深厚。而我才薄智浅、胸无点墨、愚昧蠢钝,未能描摹他竜精髓十分之一二,得此一见,便欣慰有加。(何燕强)


(作者:(何燕强))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