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花正好更待“果”熟时 昆明寻求延长“赏花经济”消费链拓宽二次消费空间

原标题:春城花正好更待“果”熟时

圆通樱花大道。 记者王俊星摄

安宁万亩油菜花。 记者赵伟摄

教场中路蓝花楹。 资料图

呈贡万溪冲梨花。 记者赵伟摄

马鹿塘杜鹃花海。 资料图

这个5月你去哪里赏花了?教场中路打卡蓝花楹盛景,安宁八街看玫瑰吃玫瑰,还是去禄劝马鹿塘与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合影呢?作为“中国春城”的昆明,从来都不缺花,赏花习俗更是由来已久。早在明清时期就曾举办过“花朝节”,“国中罢市、红翠出游……”是当时全民赏花的真实写照。

如今,“赏花经济”已成为昆明旅游产业的亮丽名片、促进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然而,随着“赏花经济”越来越热,“冷思考”也越来越多。这么多赏花地以花为“媒”,如何延展产业链,避免“昙花一现”,让“花好”又“常开”?“赏花经济”能否突破花期局限?在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以花兴农”文章该怎样落笔?记者通过走访各赏花地,在美丽的花丛中寻找答案。

观点

“好花”如何结“好果”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赏花经济’要抓住游客的心,需植入文化基因,培育优势品牌。”

——五华区莲华街道党工委宣传

委员徐红

“出台精品民宿的扶持政策,让村民自己经营特色民宿,同时将花海与展馆、手工艺、民俗、康养等不同业态相结合,把花海资源转变为经济优势,打造温泉花海品牌。”

——安宁市温泉街道党工委宣传委员王琦

“发展‘赏花经济’,实现‘以花兴农’,真正功夫在花外。”

——八街街道党工委宣传委员邵博

“推动‘赏花经济’高质量发展应着眼于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跳出花来看花,并将其作为载体和媒介,融合更多业态,营造‘乘数效应’。”

——市政协委员徐萍

“赏花经济”初萌芽

突然爆红的赏花地

如何抓住游客的心

今年4月底,位于大渔公园旁的锦柏生态园突然火了。一百多亩的高杆月季花及蔷薇花进入盛花期,在朋友圈、抖音等新媒体的助力下,这个不要门票的赏花地一下子吸引了很多市民和游客前去打卡。

然而在这个爆红的赏花地,市民刘女士的赏花体验却并不好。“我看到抖音上好多人拍的视频很好看,就带着家人一起过来打卡,但是找地方就不太顺利。”由于这个地方突然火了起来,周边交通不方便,刘女士开车前往的道路并不平整,坑洼较多。锦柏生态园和门口仅有一些村民自发摆放的摊位售卖食物,园内路面上丢弃着很多垃圾,厕所环境更是脏乱。刘女士说:“虽然这个赏花地火得突然,很多设施都还不完备,但还是希望能够拥有一个好的赏花体验,不然就成了一次游了,也会影响昆明的形象。”

“赏花经济”最开始大多都是源于游客自发的赏花行为,带火了一个赏花地后,再由地方政府和市场有意识地引导和规划, 最终推动当地旅游业发展和经济转型。“必须承认,很多地方的赏花旅游都是粗放型的,并没有作为一种旅游产品来打造。”市政协委员徐萍说,游客的无序性和客流量的不可预见性,让赏花目的地的接待者无法做好充足准备,农村不便的交通以及规模档次略低的农家食宿,也常让兴致勃勃的游客多有埋怨,基本成为“一次性消费”。

教场中路的蓝花楹也曾面临着同样的问题。2018年,教场中路两侧盛放的蓝花楹在网上爆红,很多市民和游客前去打卡,却因为拍照取景导致交通拥堵,很多不文明拍照行为也引起热议。而且,仅一条花街,打完卡就走也让这个赏花地陷入尴尬局面。

从2019年起,五华区开始对教场中路道路进行提升整治,提出打造蓝花楹景观大道和蓝花楹主题小游园。2020年,教场中路补种、移栽500余株蓝花楹树,新建了蓝花楹主题公园,最大限度满足市民出游及车辆通行需求。整个街面上更加突出蓝花楹元素,还贴心地设置了一些适于拍照留影的安全区域,避免人们在道路上停留带来安全隐患。沿街还增设了一些特色摊位,让市民可以边赏花边吃美食。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赏花经济’要抓住游客的心,需植入文化基因,培育优势品牌。”五华区莲华街道党工委宣传委员徐红介绍,五华区连续3年举办蓝花楹文化艺术节,打造蓝花楹文化地标,就是为了让游客留得更久一点。今年蓝花楹文化艺术节,还特别推出了蓝花楹时光邮局和蓝花楹赏花专列巴士,并在特定区域规划建设了网红打卡点,继去年推出蓝花楹冰棒又再推出蓝花楹棒棒糖、艺术书签、胸针等文创系列礼品,让市民和游客充分感受蓝花楹的人文魅力。截至5月10日,蓝花楹文创产品销售额达30余万元。

“赏花经济”花常开

各地唱好“四季歌”

拓宽二次消费空间

“花无百日红”,受花期限制,“赏花经济”普遍存在难以持续的问题。比如樱花盛放,只有短短一周;油菜花也只有10天左右的盛花期。花期过后,如何变现“花”的价值,避免“昙花一现”?事实上,单一的项目和时间,并不能构成“赏花经济”。一年四季花常在,正成为昆明各地近年来积极求解的方向。

这几天,安宁市温泉街道金色螳川正在收割油菜籽,准备栽种向日葵,等待7月到来,一片金色的花海又将吸引游客纷至沓来。温泉街道发展“赏花经济”已经有10余年的时间,从一开始的村民零散经营,到现在全面布局,已经形成独具特色的金色螳川精品旅游带。

每年的三四月份,到金色螳川看油菜花,七八月份赏向日葵,还有白塔村、珍泉村的万寿菊、百日菊,沿川北路的银杏和几乎全年都有花开的“蔷薇庄园”,填补金色螳川的时间空隙,进一步突破季节限制,延展花卉主题,形成不同花期、不同色调的花海景观、大地艺术。

除了运用“四季花海”来突破乡村旅游产品季节的局限外,温泉街道还对花海周边的村落做了整体的规划和开发。如温泉小村、珍泉村、沈家庄村3个保留村落,启动了村风村貌改造提升工程,并同步植入了产业,以实现“一村一品”的特色建设为目标,构成了富有特色的美丽乡村文化游集散地。

“我们还推出了很多活动,如牧羊湖景区的骑马、划船、坐羊车,后甸花海的钓鱼、烧烤、荡秋千,还有各种特色小吃、地道山货等。”安宁市温泉街道党工委宣传委员王琦说,下一步,还要出台精品民宿的扶持政策,让村民自己经营特色民宿,同时将花海与展馆、手工艺、民俗、康养等不同业态相结合,把花海资源转变为经济优势,打造温泉花海品牌。

采访中,记者明显感受到,与以往“走马观花”浅尝辄止相比,如今“赏花经济”消费链明显延长,文创、采摘、休闲、马拉松在内的二次消费空间逐步打开。

作为同样是老牌赏花地的万溪冲,通过在旅游产品开发上不断推陈出新,来破解“年年岁岁花相似”带来的审美疲劳。2020年,呈贡区吴家营街道万溪冲社区和昆明仟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昆明万小溪乡村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负责昆明市呈贡区万溪冲社区乡村旅游的开发、运营。

“经过多年发展,万溪冲的梨花、宝珠梨都已经出名,但品牌还不成熟。我们希望通过品牌打造和升级,实现‘赏花经济’的效益最大化。”呈贡区吴家营街道万溪冲社区党总支书记唐跃说,今年的“万溪梨花节”期间,除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外,还以梨文化为底蕴,融合梨元素,推出了众多梨木、梨作文创产品和IP新形象——“万小溪”“万小宝”,以及万溪冲的吉祥物“万禧猫”和相关的文创伴手礼,让万溪冲的元素能被游客和居民带回家。

此外,昆明万小溪乡村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正在将万溪冲400米的村街改造成一个以梨文化为主要符号的商业步行街,销售梨膏、梨醋、梨干、宝珠梨酥、宝珠梨棒棒糖、宝珠梨酒等宝珠梨系列产品。同时修建了一条6.5公里自行车赛道和即将完工一条4.5公里的登山步道,通过“赏花+赛事”“赏花+摄影”“赏花+研学”等多种形式破解“走马观花”式赏花游。

“赏花经济”结出果

百花齐放春满园

推进“以花兴农”

发展“赏花经济”,一个重要着眼点是如何助力乡村振兴,实现“以花惠民”“以花兴农”,带动农户持续增收。那么,“以花兴农”应该如何推进?

今年“五一”假期,要问昆明乡村旅游哪里最火热,安宁八街的万亩玫瑰一定榜上有名。在八街街道相连村委会,通往花田的柏油路上,赏花游客的车辆排成长龙。“去年来这里路还不是很好,今年不仅路修好了,还可以坐大巴车过来,十分方便。”前来游玩的王晖已经是第3年来八街玫瑰谷,相比之前,他明显感觉到基础设施的提升,也发现食用玫瑰产品越来越丰富。

“发展‘赏花经济’,实现‘以花兴农’,真正功夫在花外。”八街街道党工委宣传委员邵博介绍,八街食用玫瑰从庭院种植发展到规模化种植已有60多年的历史。2005年,首家高桥食用玫瑰协会成立,由此也拉开了八街食用玫瑰产业化发展的序幕。但规模化种植初期,合作社缺乏市场经济意识,只注重发展种植规模,对市场营销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曾经出现过市场收购价格上涨时农户扩大种植规模,收购价格下跌滞销时农户含泪挖掉辛辛苦苦种植多年的食用玫瑰的情况。

为解决产销矛盾,八街街道通过招商引资平台加大对外宣传力度,成功引进大华、花味道等鲜花加工企业,鼓励食用玫瑰合作社、加工企业收购食用玫瑰鲜花进行精深加工,同时不断加强创新研发,有效提高食用玫瑰鲜花加工效率,玫瑰花产值不断提升。

目前,八街有玫瑰花加工厂企业12家,合作社共计32家,有鲜花饼、玫瑰糖、玫瑰酱、玫瑰醋、玫瑰花茶、玫瑰护肤品等多个无公害玫瑰深加工产品。“今年玫瑰盛花期,我们举行了‘八街慢生活·芬芳之旅’活动,旅游人数近30万人次。” 邵博说,旅游带来客流量的同时,也助推了八街的鲜花产业,今年食用玫瑰花生产加工4500余吨,总产值预计达8300多万元,其中加工产值约4100万元,“赏花经济”真正推动了当地村民增收致富。

刚刚完成脱贫任务,衔接进入乡村振兴的禄劝县马鹿塘乡,也正在通过4000多亩杜鹃花实现“以花兴农”。原先待开发的状态已不复存在,如今的杜鹃花海景区建有停车场、游客服务中心、观景台(休息厅)、标识标牌、流动公厕、垃圾桶等基础设施,极大方便了游客观赏。同时,花海开发直接辐射带动景区周边3个村委会17个村小组增收,间接带动马鹿塘乡10个村委会116个村小组火腿、苦荞面、马铃薯等农特产品销售,还带动周边撒营盘、皎平渡等乡镇餐饮、住宿等行业发展。

面对乡村振兴提出的新要求,马鹿塘乡的“以花兴农”也逐步从农产品销售、住宿餐饮等向旅游产业方向发展。马鹿塘乡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马鹿塘乡将进一步完善景区设施,打造高原花海游览路线、高山户外运动路线、民俗文化体验路线、生态农业体验路线4大主题游线,将旅游收益与乡域经济发展相结合,充分挖掘乡域民族文化内涵,进一步拓展生态观光功能,发展融合体验、休闲、养生为一体的旅游产业。

此前,在《昆明市建设世界春城花都专项研究报告》绘出的未来愿景也逐步变成了现实。昆明市城市管理局局长陈剑平介绍,目前,昆明打造了北京路、滇池路等15条美丽示范大街以及穿金路、龙泉路、红塔东(西)路、教场中路、春城路、日新路等33条花树大街。下一步,还准备对昆明最美大街、最美小巷、最美游园等进行评比,全面提升道路整治效果,同时在东南绕城高速公路两侧打造生态廊道,把东南绕城高速公路打造成缤纷四季的美丽迎宾大道,不断擦亮昆明“中国春城”的名片。

“以花兴农”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昆明“赏花经济”的带动效应、溢出效应仍未充分释放,“以花兴农”潜力仍有待进一步挖掘。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徐萍建议,推动“赏花经济”高质量发展应着眼于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跳出花来看花,并将其作为载体和媒介,融合更多业态,营造“乘数效应”。应进一步拓展“赏花经济”内涵,开展“赏花+”模式,通过丰富旅游项目、旅游产品,产生“1+1>2”的效果,将赏花游转化为度假游,用多样化的活动和产品来将“短期经济”变成“常年经济”,实现赏花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他山之石

湖北襄城

“一处美”变“处处美”

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聚焦“赏花经济”,开展“襄城无处不飞花”等活动,将乡村振兴与全域旅游融入其中,一方面推进乡村景区化,发挥姚庵、肖冲、青龙、青山等重点村的示范引领作用,将襄城区全域乡村打造成可供赏景、游玩、体验的乡村景区,使美丽乡村由“一处美”提升为“处处美”;另一方面,充分发挥政策引导作用,制定了一揽子发展乡村旅游的奖励政策,并对企业、旅行社、导游、大型活动等出台支持政策,推动全区旅游产业做大做强,在全区营造各类市场主体蓬勃发展的环境。

江苏盐城

花海里上演爱情戏剧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荷兰花海引进《只有爱·戏剧幻城》文旅项目落户该景区,打造目前国内演出场景最多、演出时间最长的沉浸式戏剧群落,给鲜花赋予爱的内涵,也为景区注入了灵魂。除了将鲜花制成手工香薰等文创产品,配合花卉观赏推出花车巡游、水上飞人等演出,荷兰花海还发展婚庆产业诠释“以花为媒”寓意,设有1.2万平方米的婚纱影视基地。2017年大丰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正式搬迁于此,每年有1.2万对新人在此拍婚纱照、7000对新人在此缔结婚约,他们来自江苏、上海、安徽等地。将产业链前延后伸,荷兰花海带动所在区域三产服务业总收入年均增速超过30%。

来源:昆明日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