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讲红河红色故事⑭ | 浪堤妇女闹翻身

以 下 是 正 文

浪堤妇女闹翻身

旧社会,

好比是黑枯洞洞的苦林万丈深,

井底下压着咱们老百姓,

妇女压在最底层,

伸不完的冤,

诉不完的仇,   

熬不完的苦难,

血泪肚里流。

拼命针扎的妇女盼解放,

谁来搭救咱?

共产党,解放军,

领导妇女大众翻了身......

这是一支名叫《妇女盼解放》的革命老歌曲。当年我是浪堤王家寨妇女会副主席,我记得这支歌是我们浪堤解放区各族妇女最爱唱的歌曲之一。因为这支歌说出了我们妇女的心里话,知道只有共产党、解放军才是我们妇女翻身解放的希望。因此,在解放战争时期,我们浪堤妇女,在元南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就是高唱这支歌争民主、争自由、闹翻身、求解放,为解放战争和妇女的解放运动,谱写了一曲壮丽的凯歌。

李善增

1947年初,在建水建民中学教书的中共党员李善增,身负党的重托,回到家乡浪堤,以任浪堤小学校长为掩护,以学校为据点,向社会各界人士,包括妇女秘密宣传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和反蒋斗争的形势,激发各族人民的反蒋斗争热情,积极开展反“三征”和妇女闹翻身解放的活动。吃尽了旧社会剥削压迫之苦的浪堤各族妇女,犹如枯木逢春,倍生活力,放裹足、剪发辫,反对包办婚姻,倡导自由恋爱,反封建,争民主,为在浪堤地区开展党的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48年初,时任中共建水县委书记的廖学民同志,率领一批地下党和民青成员来浪堤、大羊街一带开展地下工作,筹建革命武装,浪堤地区各族妇女,胜似火得风助,热情倍增。在元南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组织妇女学唱革命歌曲,学演革命歌剧,宣传发动群众;动员亲友献出武器,参加民兵操练习武,苦炼杀敌本领,建立革命武装,创建革命根据地;迎军送军,支前参战,许挑秋、许自芬、车小凤等青年入伍当兵,确确实实顶起了半边天。

就是这年9月初的一天,传来了“ 云南人民反蒋自卫军即将到浪堤”的喜讯,人们欣喜若狂,奔走相告。我们妇女更是喜出望外,立即组织分工行动,准备军需粮秣、锅盆碗盏,迎军所需茶水豆浆鸡鸭蛋、红糖水果炒花生。不久后的一天,余卫民、唐登岷终于率领自卫军来了,我们浪堤妇女和学生及其他群众一起,打着小红旗,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带着茶水和慰问品,结队到5里外的马街(草坪街)夹道欢迎。自卫军队伍走近了,我们一边将一碗碗茶水和豆浆递到战士们的面前,将一个个煮熟的鸡鸭蛋和一把把花生糖果装进战士们的衣袋,边热情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辛苦啰!”战士们激动得热泪盈眶。在余卫民的带领下振臂高呼:“衷心感谢浪堤的父老乡亲!”

浪堤是元江通往五土司、绿春、江城地区的必经之地,过去来过不少军队,个个凶神恶煞,不是敲诈勒索百姓,就是调戏妇女,弄得浪堤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可如今的自卫军,却把大头百姓称为父老乡亲,浪堤人民心里热乎乎的,把自卫军认作自己的亲人。从此,每当部队来到浪堤时,送豆浆、磨干粮、做军鞋就成为我们妇女的抢手活。

1949年下旬,“边纵”10支队为进军思陀、洛恐、左能来到浪堤,我们妇女立即组织起来磨干粮、做军鞋。由于部队来得多,需磨的干粮量大,因此,除了白天磨以外,夜里也得进行突击。一到晚上,“隆隆”的推磨声响彻浪堤的夜空,这样一来却把部队给惊动了,不少战士见我们累得满头大汗,很是过意不去,前来劝我们休息。我们就对战士们说:“你们不怕流血牺牲在前方打仗,我们在后方磨点干粮算不了什么。”说完仍然坚持磨干粮,战士们眼看劝不住我们,干脆跟我们一起唱着革命歌曲磨起了干粮。磨好了干粮,我们又组织缝干粮袋,将干粮一袋袋装好,在出征前送到部队驻地,受到部队首长的表扬。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部队进军思陀前,我们妇女每天晚上都挑灯夜战突击做军鞋,不少妇女累得支持不住,做着做着睡着了,有的被针扎着手,有的被灯火烧了头发。许多妇女的手都肿得好粗,但一想到战士们将穿上新鞋,可以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多杀几个敌人时,便强忍苦和累,坚持赶做军鞋,按时将鞋送到战士们的手中。我记得这一次,光我们王家寨的妇女,就给部队送了两麻袋军鞋。

在迎军支前活动中,我们浪堤妇女个个是好样的,特别是浪堤联合村妇女主席马宜芬、副主席李婉芬,垤那村妇女主席白正妹、副主席白小白,王家寨妇女主席倪乔粉和我等等是浪堤妇女中的带头人,现在我们这群姐妹都老了,且各在一方,有的已离开了人世,再也不可能欢聚在一起了,但一回想起我们姐妹曾共同战斗过的岁月,想到我们曾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尽了一份应尽的力量,心里感到说不出的高兴。

文字 / 张自芬口述,王恒碧、徐银军整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